1. 首页
  2. 新闻资讯
  3. 物联资讯

2012年7月末我国中药材追溯体系研究

  温川飙是一名科研工作者–数字医药研究所所长、成都中医药大学信息中心主任,也是追溯体系的发起人。这套体系能够顺利落地,进行试点建设,并将惠及更多的地区,实在是件可喜又令他欣慰的事儿。他就像是孩子的父亲,见证这套体系的成长。
  
  温川飙认为,外界一直对追溯体系有误读–“现阶段,进入追溯体系的商家数量并不是考核体系的唯一指标,它的定位是一个逐步形成的公益性质量诚信平台,需要行业共识和政府政策引导的双向合力,还需要一段渐进的过程”.
  
  2009年,温川飙和他的团队开始追溯体系的研发工作。进展很快,转年,他们寻找到合作伙伴,成立创新联盟–科研成果将转化为现实,不再只是纸上谈兵。
  
  追溯体系最早摆上台面推出是在2010年11月第三届中医药现代化国际科技大会上,并引起国家相关部委的重视。
  
  2011年5月,商务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药监局关于追溯体系的试点批文正式下达,四川省成为第一个试点地区。
  
  追溯体系的技术原理较简单,难点在于怎样把这项技术运用在长期处于粗放式经营、与行业发展速度脱节的中药材产业链上。
  
  中药材的流通主要涉及四个环节,分别为种植、生产、流通和消费。追溯体系也围绕这四个环节展开建设。
  
  简单来说,通过物联网信息技术,在流通环节进行电子记录,让交易行为留下痕迹。然后,电子记录中的信息随着各个环节的交替而流转,最终随同药品到达消费者手中。
  
  结合四川试点具体而言,在荷花池中药材批发市场,进入追溯体系的商家,每户会获得带有溯源功能的电子秤,以代替原来的普通秤。
  
  商家在进行交易时,要提供三个关键信息–责任人、商品和交易信息。这三个关键信息会通过电子秤形成一个二维码,并贴在中药材包装上。二维码会跟着这份中药材,从药材形态到饮片企业的饮片形态,再到医院的汤剂形态。
  
  而在不同的形态下,二维码不同。比如说,还是药材形态的二维码与已经转化为汤剂形态的二维码是两张不同的二维码,但这两张二维码在后台数据库中的信息是关联并且贯通的–这就使倒推的方式得以实现,即使是消费者,也可以通过互联网查询到所购买的药品在每一环节的数据记录。从而实现中药“来源可知、去向可追、质量可查、责任可究”.
  
  之所以通过电子秤形成二维码,并在后台数据库中留下记录。是因为电子秤可以自动联网,自动传输商家所提供的信息。而这得益于ZigBee技术–一种双向无线通讯技术,可实现区域内信息的采集–后台可以自动找到电子秤,电子秤的数据信息也会自动传输到后台,比如客户端、服务器等,进行交易数据的收集。
  
  对于商家而言,这种改变与传统的交易模式相比,仅是换了一个电子秤,打印出来的小票上多出一个二维码。
  
  但正是这一张张小小的二维码,将为每一个参与追溯体系的商家构建起各自的企业诚信体系。这与淘宝商家的信用级别道理相通。
  
  “商家加入追溯体系,相当于加入到一个诚信体系,每一次交易都会有一个诚信积分,如果质量检测没有出问题,也没有投诉,商家的诚信积分会越来越高。”温川飙向新金融记者表示,“反之,如果有投诉,经过第三方确认,确实存在不规范交易或出现产品质量问题等,它的诚信积分就会下降。”通过企业诚信体系来完成全过程的质量监控。
  
  当然,商家也可以选择不参与。但反过来想,越早加入追溯体系的商家,它的诚信积分就会积累的越快。诚信积分高的商家,自然会随着追溯体系的影响力和范围的扩大而受益。
  
  推广遇阻
  
  按照温川飙的理解,试点地区从四川扩大到河北、安徽和广西,体系的标准化使其可扩展、可复制。数据平台在商务部的云计算中心,与之互联的是追溯体系四川试点的平台,以及新加入地区的试点平台–它们共同组成一个国家的平台。而不一定是必须把四川样本克隆到其他省份。
  
  商务部云计算中心的数据平台用来保存商家在交易时所采集到的关键信息,成为企业诚信体系的物联网载体。
  
  如此一来,不可避免的,追溯体系的建设会增加少量的成本。当药品通过这套体系进入消费环节,便存在一个价格问题。“如果说这个成本最终转嫁到消费者手中,我认为这套体系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温川飙表示,为追溯体系埋单,实际上是为企业诚信体系埋单。在试点阶段,这部分是由国家在补贴–这也是温川飙和他的伙伴起初考虑的解决办法,国家有责任来保证消费者的药品安全。
  
  但运营后发现,这部分的金额总数并不小。“政府更愿意引入一个第三方运营机构,三分之一由政府埋单;三分之一由加入企业为自己的诚信埋单;三分之一由追溯体系运营机构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高技术服务方式形成自身的造血机制。”温川飙说。
  
  追溯体系的研发由三个单位配合完成–温川飙所在的成都中医药大学负责总体架构和中药材专业领域,成都九洲电子信息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和四川创新动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分别负责硬件和软件部分。
  
  “目前,企业的运作还是有一点操之过急,我们作为科研机构,还是觉得要稳步推进。”温川飙有些无奈,国家和行业非常需要,技术型企业的积极性也非常高,但体系的成熟度还应该再加强。
  
  此外,安邦咨询医药行业研究员夏庆表示,追溯体系所涉及的环节较多,除了商家的配合外,还需要各监管部门如商务部、农业部、公安、环保、卫生、工商、质检等部门进行积极联动,形成一个有效的监管机制。
  
  追溯体系重点在流通环节,即中药材批发市场。“要在中药材批发市场这个点上更深入地建立一些规则和配套制度,然后往两端扩展–野生和种植基地、饮片企业和医院,做到全流程追溯。”温川飙说。
  
  按照商务部最初对四川试点的要求,荷花池中药材批发市场的1000多个商家,需全部进入追溯体系管理。考虑到商家意愿等,对商家比例要求由100%降到80%.目前已经达到50%~60%的商家覆盖。
  
  在消费环节,成都市所有中医医疗机构供给25家都已纳入追溯体系。而种植环节由于多是个体农户,推行进度较缓慢。“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是一次到位。”温川飙表示,还是要把重点放在全流程的控制和关键技术的掌控上。
  
  6月29日中药材质量安全保障论坛,商务部市场秩序司处长王胜利曾在会后向记者透露,中央财政内贸发展专项资金对追溯体系项目的拨款是1亿元。
  
  这个数额虽然并不多,但所传递出的信号是积极的。而分摊到四个试点省份,温川飙分析,四川试点的投入会在4000万~5000万。

原创文章,作者:智慧城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huichengshi.cn/xinwenzixun/wuliannews/6483.html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Email:zhihuicity@qq.com

微信公众号:zhihuiapp

QR code